“你说你在之前的任务结束之后,得到了超越过去的力量,那么具体来说究竟是怎样的呢?是否可以展示一下?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有够突然的,阿尔泰尔小姐为什么想到提起这个?我认为一旦发生了冲突,到时候就能够全部展现出来了;当然有一点可以肯定,现在的我比起过去的自己靠谱很多倍。”

    系统将顾武和阿尔泰尔传送到异世界的前一刻,面对随行少女的问题,顾武做出了一番回答。

    由于‘最终任务’带来的不只是自由,还有超越过去的强大力量,因此现在的顾武根本用不着担心在异世界的生存问题。

    除非在接下来的异世界当中,有着那种完全封印一切异能的角色,要不然顾武会以绝对的优势达成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而且即便是碰到了那样的人,顾武也会事先调查清楚,而不是像个莽夫一样直接冲上去和敌人战斗。

    毕竟此刻的顾武虽然很强,但这份力量却并非无敌,当面对那种超越极限、能够击碎地球的敌人的时候,顾武要做的选择自然就是逃走。

    只不过在一般的作品当中,即便会最强的魔王、最厉害的勇者,都没有可以直接威胁到地球的力量,因此这一点不同太过担心。

    如果是那种存在着宇宙级战斗力的作品,顾武也会改变自己的行动方针,在安全的情况下进行调查,而不是仗着自己的力量去做威胁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顾武的理念都是以安全为优先,他可没有膨胀到目中无人的程度。

    自大没问题,但若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极限,这就是个很大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【回应宿主,传送开始,坐标确定,位面的设定融入也全部完成,祝您一路顺风,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】

    系统说完之后,熟悉的传送方式再度出现,两个人在光芒当中化作虚无,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,已经抵达了新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无论几次都无法习惯他人的传送,总觉得是把自己的一切全部都交给了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阿尔泰尔小姐,这个方面你倒是不用担心,因为这个系统已经不会搞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单方面的说辞吧?你我都知道有的承诺一文不值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,可要是把一切都看做是‘谎言’的话,我想我的人生将会变得一团糟;随便相信他人不是聪明的做法,但一直怀疑他人反而更加难以活下去,不是么?”

    对于顾武的这个说法,阿尔泰尔意外地选择了赞同。

    “无法否定……‘相信他人的人’比起‘怀疑他人的人’会过得更好。”

    这是当然的,毕竟一个人不去选择相信的话,生活中的一切都会变得扭曲起来,彷佛整个世界都在欺骗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个话题到此结束,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?看起来像是刹那房间背后的后山树林,不过这里的气息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是异世界,至于是个怎样的异世界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要找的人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听到阿尔泰尔的问题,顾武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系统有给过我提示,现在朝着北边前进的话就可以看到了,我想应该是村庄、城镇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很奇怪,既然你口中的系统知道这一点,为何不直接把情报全部交给你呢?”

    “根据系统的解释来看,他只掌握了任务情报,因为算是保底的备份,至于详细的任务信息和过程……它并没有保存下来,说是本来就不该让我去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为何又要接触?已经拥有力量的你在那个世界不好吗?”

    阿尔泰尔一边观察附近的状况一边继续说

    “你帮助了我和刹那,这份恩情很大,所以我不希望你去冒险,做这些危险的事情是没有性价比的;而且……就我个人而言,你是个可靠的人,在过去复仇之时我就发现了这一点,因此想着第一时间将你杀掉。”

    “有够少见的,我居然被阿尔泰尔小姐夸奖了,就是方式有点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真相对于你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阿尔泰尔小姐,其实这就和你过去复仇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不同的地方在于阿尔泰尔是为了破坏,现在的顾武则是为了去了解,但是核心上都是没区别的。

    阿尔泰尔跟顾武两个人,都是想要让自己心安理得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选择的话,我会全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一个人也没问题,阿尔泰尔小姐在这方面也太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就说过,你可以展现那份力量么?”

    到了这一步,顾武也打算秀一秀。

    因此他盯着眼前的空间,伸出右手食指朝着上空一挥,正前方的大地便化作喷泉一样涌动起来。

    无数的碎石跟杂草漫天飞舞,它们如同喷涌的激流,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被顾武力量支配的大地形成一个直径为三米的深渊洞穴,而那些被刨出来的泥土、石块、植物全部在空中被压缩、凝聚,然后形成一股冲击的力量往四周爆发开来。

    狂风呼啸,树木摇晃,整片林地好似被一场暴风席卷而过,气流的轰鸣响个不停,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目睹了全程变化的阿尔泰尔看了看顾武,又看了看几步开外的深渊洞穴,脸上的表情从平时的冷淡变成了少许吃惊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变化……是不是太大了?你做的那个任务是不是难如登天?要不然也不会给予你如此强大的力量吧?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还没有到‘难如登天’的程度,不过要问为何会在最终任务后获得这么BUG的技能……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是胜利者啊,这些能力也许原本就是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就是胜利者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听闻顾武的解释,阿尔泰尔露出了和顾武最初听到该情报时一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眼前的阿尔泰尔跟其他人不同,霞之丘她们是很好的相处对象,总是可以放松下来,但是……能够全盘托出的人只有一个,这个人即是阿尔泰尔。

    这位原本是被造物,现在脱离故事独立出来的少女算是所有人里面最理解顾武的存在。

    她也穿越了世界,也跟敌人战斗过,同时也为了目的不择手段,与其有着相似性的顾武自然会跟她说一些一般不透露的情报。

    当然了,顾武没有阿尔泰尔这么苦大深仇,他只是想要活下去,并且争取活得好罢了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顾武将系统提供的情报润色之后告诉给了阿尔泰尔,毕竟原文的话她可能听不太懂。

    而针对顾武的发言,知晓了这些信息的阿尔泰尔陷入了思考当中。

    提醒她边走边想的顾武第一时间朝着目的地前进而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移动方式自然是飞行,而这种移动手段可以说是除了传送之外最节省时间的技能。

    此刻位于百米高空的顾武往前方看去,视野辽阔的看到了在群山之间一个靠湖而建、靠山而成的城市——

    巨大的湖泊连接着贯穿大陆的河流,上面游动的浮舟、船只交错而行,看起来好不热闹;随后视线顺着水面移动到港口,忙碌的渔夫和水手正搬运货物,安置在工地现场的炉灶则是散发出滚滚黑烟,也许是在蒸煮新鲜的鱼类当做餐点,亦或者是烧制着用于防潮的木炭;

    目光再度移动,可以看到往内陆延伸而去鳞次栉比的房屋都是木质,少有石砌而成的房屋;而在城镇的尽头,斜坡的高处是一个被栅栏围绕、庭院巨大的贵族城堡,可以看到标志性的塔楼和高高的建筑尖顶,证明了该地是达官贵人的住所。

    这些建筑物整体风格接近于中世纪,并没有看到那种发达的科技。

    整座城市看起来很大,四个方向都有着高达百米的了望台,每个了望台上都飘着木材燃烧形成的点点火焰。

    在靠近过去的时候,顾武正准备提醒阿尔泰尔降低高度,结果这名少女结束了刚刚的思考,并且开口说道

    “身为胜利者的你是遭到了某个人的背叛?如若不是,那只有你自己可以造成这一切了,问题是……你根本没有必要让自己重蹈覆辙,因此这信息可能是谎言。”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系统会给你这个信息,让你来到这个世界,也就证明了它没有撒谎,真是让人无法理解的状况啊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没错,我跟阿尔泰尔小姐你一样,即便是我这个‘过去的当事人’也没有想到任何一个理由造成这种局面;现在你也好奇起来了吧?要是能够调查到过去的事情,也许可以发现什么的,我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我也想要知道真相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阿尔泰尔看来是有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,我们要降低高度才行,我这边可以确认到那边的情况,直接传送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顾武抓住阿尔泰尔的手,然后在下个瞬间传送到了远处城市的街道角落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顾武还动用能力改变了自己的装束,阿尔泰尔同样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两个人虽然并不害怕被当做异端者、入侵人抓起来,但避免没必要的冲突也是给自己节约时间。

    乔装完毕的二人离开角落,穿过狭长、潮湿、有着泥浆的小道之后来到街道之上。

    刚刚就听到的声音一瞬间扩大,十分喧哗的街道各处都是穿着麻布衣服的平民,偶尔会看到几个骑马的身穿丝绸衣物的商人。

    望着这个人来人往的街道,阿尔泰尔再度询问

    “你要如何找到有关系的人?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系统?”

    顾武叫了一声,脑子里面也响起了系统的回应。

    【回应宿主,根据备份来看,原本的任务目标仍旧存活,在你的右侧五百米位置。】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的顾武叫上阿尔泰尔,开始往系统指定的区域走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片区域位于城市的边缘,同时又不是主干道,因此没有铺设便于行走的地砖,只有偶尔放置在街道水坑上的粗糙大理石板而已。

    走过弯曲街道的顾武的裤腿染上了不少的泥浆,同时发霉的气味、马鹏的气味等等全部涌入鼻子里面。

    不知道在历史上的‘教会不准洗澡’的规矩是不是在这里也有效。

    “我们到了。”

    顾武结束思考,停下脚步的他仰头看着这个破烂的二层楼房屋。

    房屋各处散落着石块、马蹄铁、脏衣服跟一些动物粪便,和贫民窟没有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阿尔泰尔这么说,顾武笑着回应道

    “没人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顾武跟阿尔泰尔一同听到了来自于背后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在两个人的后方,是一群被晒黑的身上套着长袍的男人们,他们挽起袖子跟裤腿,手中持握着粗制匕首、铁刺棍棒,正不怀好意的发出笑声。

    带头的独眼把手里的砍刀挥舞起来,上面还残留着干掉的血渍,看样子他此前得手过几次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人是谁啊?!居然不请示我就来到这里!今天别想这么轻易离开!”

    一群人开始围上来,正当顾武准备挥动手指将其掩埋的时候,背后的二层楼房当中,有人狠狠地投射出了石块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带头的独眼男性被砸中,额头被擦破了皮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小鬼!你们今天死定了!!”

    在独眼男人威胁的时候,更多的石块犹如下雨一般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想丢掉另外一只眼睛就给我滚啦!独眼狗!”

    “去死吧!小鬼们!今天……好痛!!”

    被群起而攻之的抢劫者们无法前进,不得不选择暂时性撤退。

    “我会回来的!”

    真是标志性的反派发言啊。

    等到这次骚动结束,顾武和阿尔泰尔再度转过身去,在二楼位置冒出了一个戴着兜帽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来这里……唉?等等!?你是……大哥?!你回来了吗?!”

    兜帽少年直接从二楼跃下。

    一头雾水的顾武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初次见面吧?”

    “初次见面……你的伤口,还有头发和身材……原来是我看错了啊。”

    兜帽少年发出了失望的叹息。

    而阿尔泰尔在此刻说出了顾武想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少年……可以跟我们谈谈你口中的‘大哥’吗?”

    从现在开始,是接近真相的第一步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完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mxiaoshuo.com/book/83318/877/